每年高考作文題公佈,都能引發吐槽狂歡。將全國各地的高考作文題匯聚到一起,確實壯觀。爭議中,相聲演員郭德綱過去一長文談規矩,被視為“命中高考作文”,也成為熱點。    
  說來奇怪,這為什麼會成為熱點?很多高考作文我都“命中過”,比如我寫過“夜空安在”一文,說的就是遼寧捲高考作文題(評論科技和夜空的喪失)。而江西捲的“探究學習”,幾乎是我《知識不是力量》中的重點內容。至於湖南捲的“心在哪裡,風景就在哪裡”,我也寫過“入鄉不隨俗則落地不生根”。安徽捲的編劇改編原作問題,被新浪網評為最奇葩最不好寫的作文,但實際上這種作文已經在網上被人寫了很多遍,我自己也寫過。至於北京捲老年人指責年輕人不懂規矩,我寫過“你該懂些世故再老啊”,並打算作為下一本書的書名。總之,如果大家像我一樣長期寫作的話,保證大部分話題都會寫到。
  但是被押寶押中,似乎是高考出題的忌諱。北京大學張頤武教授說:“我看高考作文,有兩個重點。一,不容易被押到……高中老師押題正常,被人押準了就是出題不行。”我不能認同這種觀點。當然我能理解,如果題目容易猜到,不免會有老師、學生投機取巧,把精力放在猜題上,這種顧慮情有可原。但是我覺得作文題神秘化壞處更大,純粹通過考題的難以猜測去區分人群,也容易產生寫作無法訓練的錯覺。如果純粹是要把一批人考倒,當然無話可說。
  不妨跳出這些題目,去想想教育的初衷是什麼。《愛麗絲漫游奇境記》里有段對話,值得我們思考。愛麗絲說:“你能不能告訴我,我從這裡出發,該走哪條路?”“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要去哪裡。”貓說。高考能否告訴未來的考生,作文的目的是什麼?如果目標不明確,怎麼出題都行,反正把大批考生考得迷失方向就行。目的如果是這樣,那就考他們不會的,考他們猜不到的。而今的高考是獨木橋,千軍萬馬要過,所以淘汰是必然。可是現在高校也從精英教育變成平民教育,淘汰的需要在慢慢下降,而通過測評讓人發揮各自特長的需要會加強,這就需要考題在內容上多一些常識,少一些玄秘。如果多為平常話題,甚至讓學生可以去準備,老師就可以把精力放在如何改進寫作方法、思維方法和表達習慣上。
  我看“美國高考”SAT的考題,就全是一些看起來很平常的話題。例如今年5月的SAT作文考題選項包括:“應該根據人的潛力,抑或是經驗和成就去評價一個人?”“我們是否應該表達和權威人士不同的看法,哪怕有負面效果?”“人們是否應該追求眼下的享受,還是根據計劃,實現未來的成功?”“領導者應該追隨自己的信念,還是公眾的意見?”這些題目要求學生“表達對於此問題的觀點,並使用自己閱讀、學習、經驗或觀察來支持自己的觀點。”我感覺這些題目都很平常,每個學生,無論背景如何,都有可以表達的觀點,且有個人發揮的空間。由於題目不偏,也容易增加考試的信度(reliability),亦即學生不會因為話題過於陌生而發揮失常,因為這些基本上也是平時大家茶餘飯後都會談到的話題。
  SAT還有相關評分標準,從中能看出作文到底要考什麼,比如滿分作文應該具有如下特征:“對於所提出問題,能形成一個有效的、深刻的觀點,能體現出優秀的批判性思維能力,能使用恰當的範例、論證和其他論據,證明這一觀點”;“佈局合理,重點突出,有一致性和觀點的發展”;“體現出語言的熟練使用,能使用多樣、準確且合適的詞彙”;“句式結構有合理的多元性”;“沒有語法、使用和標點拼寫等細節上的錯誤”。
  我從孩子的作文課作業上,看到老師正是依據這樣的標準去訓練的。比如論點和論據,他們使用比較模式化的“五段法”作文。這種類似於古代八股的高度程式化,結合熟悉的話題,反倒能夠辨識學生的書面表達能力和思維能力有無得到合理訓練。
  總而言之,我覺得好的高考作文題應該背景中立,不讓特定群體家庭的學生感到無從下手。二是話題常識,讓所有學生都能有所發揮。三是範圍寬泛,能讓學生結合各自不同的閱歷。若有可能,我甚至還希望出一些和現實結合的話題,而不全是各種虛擬的場景。快上大學的學生,對於一些關係到千家萬戶的熱門社會問題,也理應有所關註,並能清晰陳述自己的觀點,不人云亦云。若能如此,高考作文的社會作用可能更大一些,而不僅僅用於淘汰和吐槽。不要怕考題被人押到,更需要在意的是考題能否激發出語文教育的活力。我希望未來的高考作文題,不是《阿甘正傳》里說的巧克力盒子,你永遠不知道盒子里裝的是什麼,而應該是一個所有人都能看得見的標靶,普通人經過適當的訓練,能越來越準地射中靶心。
  (作者系旅美教育工作者)
(原標題:南橋專欄:不怕押中的作文題才是好的作文題)
(編輯:SN093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sazxojtgb 的頭像
osazxojtgb

感情

osazxojtg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